2021-12-05 07:39:37

男子扭送骗子到派出所不料自己也被抓了……

返回

来源:环球体育app


  “他是骗子,说帮我找工作,骗了我3万多元。”11月11日凌晨,在广州市公安局增城区分局朱村派出所,一名穿着橙色T恤的男子被几人扭送进派出所大堂。近日,增城警方在开展“飓风2020”专项行动中,抓获2名以帮人介绍工作为由实施诈骗的嫌疑人。

  这年头,找工作不容易,一些知名企业工作环境好、收入稳定,不少人都削尖了脑袋想挤进去。这不,在增城,有人声称能帮人入职当地一间大型汽车工厂,虽然需要支付点手续费,不过不成功包退款。假如这是真的,那样就可以如愿找到一份好工作,就算是假的,那也可以退款,似乎,怎么都不亏!

  2019年底,事主小玲(化名)经姐夫邹某介绍,认识了一名男子朱某。朱某自称跟增城某汽车工厂人事部的管理很熟,可以介绍小玲入职该厂。朱某称,一般岗位的介绍费是2万多元,管理岗位是3.1万元,以小玲的条件进厂工作问题不大,但如果多花点钱,还可以安排在管理岗位,工资更高,工作也轻松一些。小玲心动了,双方见面后,小玲通过微信转账给朱某3.1万元,朱某还当场跟小玲签了一份协议,证明已收取费用,如3个月内不能入职将全额退款。这份协议就跟定心丸一样,再加上姐夫也在该汽车工厂工作,朱某应该不会耍花招,小玲觉得这事:靠谱!

  今年初,由于疫情的影响,春节过后很多工厂企业都推迟了开工。进入3月,陆陆续续有工厂复工复产,小玲盘算着距离交钱签订协议也有3个月时间了,于是开始催促朱某尽快帮她办妥入职事宜。可朱某却称,因为疫情的原因,工厂人事部门招工也有了变动,没有以往那么快是正常的,让小玲耐心等待一下,肯定没问题的。没想到,这个等待却有点漫长,从3月到11月,小玲都没有成功入职汽车工厂。微信里朱某是各种推脱,一直让小玲不要急,反正当时签了协议,真的不成也可以退钱给她。然而,真到了小玲让其还钱的时候,朱某又换了一套说辞。总之,小玲是花了3.1万元,耗时差不多1年,工作没着落,钱也退不回来。

  其实,着急的不仅仅是小玲一个人,她的姐夫邹某也非常焦急,因为除了小玲迟迟不能办妥入职的事情,邹某还有更大的压力。他不仅介绍了小玲,还介绍了许多身边的亲戚、朋友,让朱某帮忙入职汽车工厂,并都收取了2万到4万元不等的介绍费。而这个费用,有很大一部分都是邹某加价收取的。也就是说,邹某从一个介绍人变成了“中间商”,他在朋友圈发布信息,称能办理入职汽车工厂,并将朱某定的介绍费价格加价几千到万余元,作为自己的“好处费”。再加上,邹某本身就是该汽车工厂的员工,这个“广告”更具说服力。

  越来越多交了钱却不能如愿入职的人开始不断找邹某,要么是要求尽快办理,要么是要求返还介绍费。邹某被催得焦头烂额,他找朱某解决,朱某却以疫情、人事变动等借口推脱。实在没有办法了,邹某决定还是报警处理。11月11日,邹某跟小玲等人约朱某在朱村街见面,最后一次商谈无果,于是便出现了文中开头的一幕,众人将朱某扭送至派出所。

  不过,除了朱某,大家没想到的是,扭送朱某到派出所的邹某也被抓了。目前,朱某、邹某均因涉嫌诈骗,已被增城警方依法刑事拘留。

  经查,朱某曾经在一家汽车制造工厂工作过,熟知招聘流程,前几年离职后,因投资不善,负债累累,于是便萌生了帮人介绍工作骗取介绍费的想法。而邹某本就在汽车工厂工作,本应能轻易识破朱某的骗局,可他见帮朱某牵线介绍有利可图,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与朱某合作,加价收取介绍费,后来直接沦为朱某的“中间商”。后期许多被骗的事主都是直接与邹某联系,直接转账“介绍费”给邹某的。

  经办民警介绍,朱某与邹某介绍的职位,岗位年薪是与“介绍费”成正比的。他们编造了安全管理、品质技术、IT技术、会员管理等职位,年薪低的是10万至15万元,高的是15万至20万元。今年9月,邹某收取一位想入职会员管理职位的事主4.1万元的“介绍费”,转给朱某3万元的“介绍费”,从中赚取差价1万多元。

  警方提醒广大求职者,对于这种需要缴纳“介绍费”“培训费”的求职信息,一定要保持警惕,以免掉入骗子设下的圈套。


TAG标签耗时:0.0024280548095703 秒